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玄天药尊 正文 第六章 愚蠢的奴才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9:44

玄天药尊 正文 第六章 愚蠢的奴才

累死累活才把这上百斤的药材给扛回了千叶峰,刚把小胖子忽悠走,叶翊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便发现一道苍老的枯瘦人影已然端坐在了自己屋里。

“归爷爷!你怎么回来?”

叶翊有些心虚,在他的记忆中,他的归爷爷是个典型的苦修士,虽然年纪挺大了,但几乎每日都会早早去封灵山上修行,一直到傍晚时分才会回来。

今日如此反常,显然不太对劲儿啊!

他这严肃的表情是怎么了?不会是生气了吧?

“归爷爷,您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您渴不渴啊?我替您倒杯水!”硬着头皮进屋,叶翊想要替归爷爷倒杯水,结果拿起茶壶才发现空空如也。

也是,自己一个月没回来,这小院里的茶水早就没了,叶翊一时间有些尴尬,正想着要不要去烧点开水。

端坐着的叶归忍不住开口了,挥挥手让他坐下,才淡淡说道:“我方才去了灵武峰,没见着你,你什么时候下的山?”

叶翊摸了摸头,讪讪笑道:“也没多久,我想,估计也就比您走早了那么一丢丢吧!”

“净耍滑头!”

叶归昏黄的双眼瞪了叶翊一眼

,见他低着头久久不说话,只能叹息一声,道:“也罢了!你能在灵武峰上待足一个月已经大出我所料了,我本以为你会撑不过几天的。”

说完,叶归的脸色忽然有些黯然了,他伸出手摸了摸叶翊的头,眼睛看向门外的远方,低声道“小翊啊!你以后性子可要收一收,你今年也十六岁了,年纪不小了,别再像以往那样整天上跳下蹿的到处惹祸,该静下心来,扎扎实实地修行,这样才能出人头地。”

“归爷爷,我怎么感觉您今天说话怎么怪怪的?”叶翊有些疑惑抬起了头。

叶归摇了摇头叹气道:“也没什么,只是你归爷爷老了,这把老骨头怕是护不住你几年了,到时候两腿一伸……唉!到时候你若还是像现在这般,叫我怎么放心得下?”

叶翊抬头,看着归爷爷那苍老的面容,鼻子忽然有些发酸,虽然相处只有几年,归爷爷因为自身修行刻苦所以也说不上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

但叶翊丝毫不怀疑归爷爷对他是真心真意的好,说起来,两人并没有血缘关系,归爷爷却始终待他如亲孙子,就这一点就足以让他感激一生。

“归爷爷,您这是说什么糊涂话呢?你老修为这般厉害,寿元自然远超常人,以您如今的年龄寿元还长着,说不定小翊还“翘翘”在您的前头呢!”

叶翊的话里一半是玩笑,一半却是实话,玄修者的寿元确实要比普通人要悠长,千儿八百岁不可能,但三五百岁的人族老怪物还是存在的,以归爷爷的修为,活个一百三四十岁难度不大,真的很正常。

“臭小子,说什么胡话!”

叶归恼怒地削了叶翊一巴掌,也不解释什么,板着老脸说道:“阁主家那鸢丫头你也让着点,别事事都跟她过不去,她到底是阁主的女儿,你俩也算从小认识,关系别闹得太僵,对你以后没好处。”

叶翊一听到小贱人这茬,顿时不忿了,斜着眼:“凭什么要我忍让?又不是我要跟她过不去,是她整日找我麻烦,不但到处讲我坏话,还回回都破坏我的好事。”

“好事?”

叶归忽的冷眼扫了他一眼,幽幽道:“不是你归爷爷贬低你,你跟灵丫头的事就算没鸢丫头搅和也成不了,灵丫头看着性子柔和,实则心高气傲,怎么会看得上你?哪怕是你义父叶南天同意了,你也多半没戏,还是听归爷爷一句劝,趁早死了这条心。”

“……”

叶翊感觉心里受到了一万点伤害,让他愤闷无比,都怪楚小鸢那大嘴巴到处乱传,连归爷爷都知道了他暗恋叶筱灵一事,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还三翻四次拿这事打击他。

见叶翊并不说话,叶归只当这回又像以前一样没劝成功,只能摇头作罢。

来这里主要是看看叶翊在灵武峰上熬了一个月有没有受罪,如今看来并没有多大事,他也就放心了,继续嘱咐了几句便起身离开。

知道叶翊从小喜欢捣鼓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所以叶归虽然经过前院时看到了两个大麻袋,隐隐闻到一股药味,但他也没多问。

送走了归爷爷,叶翊把两麻袋药材都搬回了屋里,将炼丹的材料一一分门别类准备好之后便把夕夕给叫醒了。

夕夕是个典型的夜猫子,白天特别嗜睡,轻易是不肯起来的,但叶翊说起来陪他炼药一个时辰,晚上就给她讲一个故事,夕夕纠结良久,最终屈服了。

“这是……炼丹炉?……不像……我怎么……感觉有点……像是……锅?!!”

夕夕咬着叶翊的手指,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地上架着的一个圆形物体,神情甚为疑惑。

叶翊有些尴尬地咳了几声,摸了摸鼻子讪笑道:“没法子,玄天界里根本没有炼丹炉这种东西,要搞到手只能去找玄器铺定制,可玄器铺里的东西都贵得要死,且定制时间又太长……目前来说咱还是拿锅将就一下。”

“哦,好吧!”夕夕其实也不太懂,更不知道行不行,自然也就没有多说。

夕夕虽是灵火,但年龄太小,火焰力量不足,需要借用凡火力量,简单点就是需要在炼丹前架一堆火,让夕夕的灵火有足够的火系能量供应,否则,她炼不了一把就会力竭,大伙儿就都得散伙回去睡觉。

三两下架好了火,叶翊按照着夕夕所教的步骤,开始抽取她火焰体内的灵火进行熬制淬体液。

据夕夕所言,淬体液严格来说只是一阶灵液,而不是一阶灵丹,炼制起来要简单许多,基本上只要不是太蠢的人按照步骤细心炼上十回八回都能炼制出来,只不过品质与数量差别比较大而已。

叶翊觉得自己应该算是天赋异禀的,第一回就炼出了黑黑的一小锅“浆糊”,虽然是下品之中的下品,只有大约1%的药效,但数量不少,有小半升,超过正常药液量的一倍,考虑到这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成绩算是傲人了。

叶翊对摘的“第一次”很满意。

第二回,有些急功近利了,柴火加大了许多,结果一不小心把整锅药液烧成了药炭渣渣,一大股的烧焦味,废得不能再废。

第三回,叶翊学聪明了,不再想着如此快速提升药效,而是想着怎么稳稳妥妥地把淬体液给炼出来。

这一回,稳放稳炼,“黑浆糊”的颜色明显淡了许多,药效被提升至将近一成,这是个巨大的飞跃,一成药效的淬体液已经勉强算得上是下品了,可惜药液量太少了,只有大约四十毫升,少得可怜。

一连炼了好几次,叶翊的炼药水平稳中有进,慢慢的,他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小夕夕的本来无色的灵火开始渐渐染上了红色。

留心之后发现,每次炼制淬体液成功,天地间都会有大量的灵气融入灵火之中,在反馈到夕夕的本体。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叶翊确信自己不会看错,心中隐隐有了某种猜测。

然而问了小夕夕却是连她也不知道状况,只是觉得伴随着灵气融入灵火,她原来恹恹欲睡的情绪渐渐变得精神了许多,在叶翊的肩膀上跳来跳去,不时去咬他的耳朵“说”悄悄话。

淬体液平均炼制一锅的时间大约为二十到三十分钟,叶翊精神百倍,仗着年轻一直坚持炼制了整整十五锅。

最后一锅炼制成功,锅里不再是黑乎乎的浆糊,而是一小团淡青色药液,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四成药效!中品淬体液成了!”叶翊大为振奋,连晚饭都不吃了,心里想着要乘胜追击。

只是锅下的灵火突然动了,自主飞回了肩膀上的小夕夕的火焰体内。

“轰”

只觉得肩上似有淡淡的热浪散开,四周无形的灵气被迅速吸引而来,化作一道漩涡包裹着整朵小火苗。

叶翊被吓了一跳,赶紧叫道:“夕夕,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小火苗!”

一连叫了好几声,小夕夕都没见回应,叶翊急得团团转,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脖子处忽然一痛。

叶翊转头一看,只见小火苗夕夕不知何时竟又变成了那朵七彩琉璃火焰,紧紧地附着在他脖子之上吸血。

“我日,又来!”叶翊心跳加速,可以隐约感觉到他体内的某种能量正伴随血液被那七彩琉璃火焰吸走。

“夕夕,夕夕,不是,你是夕夕的姐姐曦曦是不是?”

叶翊急叫着,看到自己提到“曦曦”的时候,那朵七彩琉璃火焰明显停顿了下来,眼神中似乎有些羞恼与不满,随即又对着他脖子狠狠咬了一口。

一瞬间,一道冰冷的娇喝声在叶翊的脑海中轰然炸响:“愚蠢的奴才,不许叫本宫的名字,你该叫本宫——主人!”

聊城治疗龟头炎医院
潍坊治疗卵巢炎方法
潮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聊城治疗男科方法
潍坊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