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无上顶峰 第十章 大怪嬴鱼

发布时间:2020-02-14 18:52:26

无上顶峰 第十章 大怪嬴鱼

“不好!”玉权子大呼一声,随即抓住风舞雩一飞冲天。

风舞雩在玉权子的扶持下,漂浮在半空中,只见那一叶扁舟被水柱从中央爆裂,又被水势冲上天,然后又轰隆地摔入水中。

而在水柱之后,一只风舞雩从未见过的怪物飞了出来。

像是一只大鱼,鱼头鱼尾青鳞身,但又不是普通的鱼,这鱼大,都快和他自己一样大了,而最让风舞雩惊奇的是,这鱼两边居然还生出了翅膀。这时从清萍湖一冲而起,随之扑弄着双翼,盯向空中的两人。

“这是嬴鱼,我们快走。”玉权子说完就凝了诀拍去,随后乘隙飞往翠微峰。

“嘶,嘶嘶……”像毒蛇吐信的声音自背后传来,风舞雩心惊,难道这清萍湖不仅有大怪嬴鱼,难道大毒蛇也出来了?

回首一看,没有毒蛇,只见嬴鱼张合了鱼嘴,发出一声低沉又富有战斗性质的叫声,玉权子的法诀轻松就被击破。

风舞雩为它感到惊奇,嬴鱼好像也对风舞雩起了兴趣,双翼扑动,带有攻击意味地飞来。

“师尊,不好了,大怪飞过来了,它张开嘴了,要吃掉我了。”风舞雩不得不尖叫了起来。他本不是个胆小之人,只是刚开始进入修真门派,他听人家说过,修真的人可以飞,所以他看到叶凡陈冲御风飞行,没有惊奇,更多的是羡慕。可大怪嬴鱼的出现,风舞雩就好像踏入了一个新的世界,而这个世界与他之前的世界,很不一样。

“不要慌!”玉权子接连又摆了几个法诀,可是刚到嬴鱼前方三丈远,就被那“嘶,嘶嘶……”的声音给破去。

嬴鱼本不是善飞之怪,但比之于带着一个累赘的玉权子,速度就够了。不多久,嬴鱼就距离风舞雩不到五丈的距离,而此时的他们,距离翠微峰至少还有三十丈。

怎么办?

突然,嬴鱼双翼振动更快了,同时,张开的鱼嘴露出了长牙,像剑、像刀、像戟,像是要把风舞雩给吃了。

“小心!”玉权子心知情势不妙,再这样下去,好不容易收录的弟子就要没了。

转身,引气,凝诀,挡险。

只见玉权子把风舞雩拖到自己的身后,瞬间就在身前凝出一个气掌,迎着嬴鱼长牙攻了过去。气掌之大,可比玉权子身躯,足见他这一击是使出真功夫的。

果然,气掌击退了嬴鱼的攻势,互击之力更是震退了双方,玉权子借力而加速。

“奇怪,清萍湖的嬴鱼虽是凶猛嗜血,但从未如此与人纠战,这到底是为什么?”玉权子心中不解,但握紧了风舞雩的手,害怕他一个不小心就被嬴鱼给吃了。

此时的他们距离翠微峰陆地还有不到十丈。

玉权子忽然心中一凛,只感到一股强悍的气流从背后袭来。

回首一看,竟是嬴鱼死追不放,以超越玉权子想象的速度杀了过来,长牙就在咫尺之间。

“师尊,小心!”

玉权子还没来得及出招,腰间就有一股力量将彼此推开。

嬴鱼一扑而空,谁也没伤到。

可风舞雩失去了凭托,又不懂法诀,只能任其掉落。嬴鱼一扑虽空,又转了个弯,再次亮出长牙,刺向了风舞雩。

这一次,他没有尖叫,他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屈。

“放肆!”玉权子再也遏制不住胸中怒火。

“天权剑!”剑指一引,天权宝剑出鞘,剑飞如光,瞬间斩向嬴鱼长牙。

“嗑蹦……”

长牙断裂,嬴鱼掉落清萍湖。眼见长牙就要从一旁掉落,风舞雩好奇地伸出手接住,同时手臂一股力量握来,人,已经到了岸上。

“雩儿,应变不差嘛,是块好材料,你只要在我的座下,相信不出十年,就一定能够震惊小流云宗。”

强健的经脉,壮硕的肉骨已经是难得,更难得的是一路走来,坚韧的毅力,刚刚临危又表现出那机警的应变能力,玉权子真以为自己捡到宝了。

“你要不要休息会儿?”见风舞雩一言不发,玉权子以为他仍旧怔在惊险之中,没能反应的过来。

“不用了,师尊,我风舞雩的命硬得很,一只嬴鱼大怪还不足以吓住我,我们现在就上山吧。”风舞雩收起嬴鱼长牙,一脸无所畏惧的样子。

不知哪里来的坚毅,让他对于生命是如此的热爱。

从清萍湖到翠微峰顶七星堂,还有大概六七里的路程。玉权子刻意放慢了步伐,因此两人走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

天色已暗,翠微峰上早早就蒙上了一层水雾,氤氲在那崎岖的青石道路上,耳边时不时有如涛林声,也有许多动物的鸣叫,如梦如幻。除了许多不知名的树木,远处依稀可见几座小山峰,较之翠微主峰略矮。

那些矮峰正是翠微侧峰,共有四座,呈圆形分布在翠微主峰,如众星拱月一样。那四峰正是翠微四苑所在,分别为清风苑、明月苑、临江苑以及翼山苑。

七星堂只是翠微峰上一处小的厅堂,只能容纳百来人。如今小流云宗弟子齐聚,七星堂外早已经水泄不通

,而在进入人群之前,只见又是一个花甲老者向着玉权子走了过来,同样的穿星袍,却多了几分和蔼,微笑着迎上道:“玉权师弟,你可算到了,师兄师姐都在等你呢。”

“是临江苑的玉玑子师兄,雩儿,你新入我门下,快来拜见你玉玑子师伯。”玉权子同时又向另一个年龄比他略小的人招手。

“弟子风舞雩,拜见玉玑子师伯。”风舞雩表现地很诚恳,他本未想过一定能够拜入小流云宗。但人世间关于清萍湖翠微峰小流云宗的各种传说,让他对此充满了向往,于是才有了山脚拜师的一幕。

“果真是非凡啊,气息稳健,怪不得玉权子师弟迫不及待地就要把你收入翼山苑。”玉玑子的脸上也不禁现出赞叹,忽又沉了脸说:“师弟,师兄还在等我们,我们先进去吧。”

“师兄先请!”玉玑子转身后,玉权子便对刚刚招唤来的人说:“韩阳师弟,待会儿你可要替我看好了风舞雩,一刻都不能离开他,如果玉枢子师兄非要让他照惯例拜师,你就什么也不要管,直接把他给带回翼山苑。”

“首座师兄,这……”韩阳不解,语出迟疑。

“这什么这,我说的话你都不听了吗?”玉权子难得一次摆出首座的威严,一摆长袍,随风而去。

见玉权子如此看重自己,风舞雩心中却也十分感动。

玉权子刚没入人群不久,七星堂中就响起了不悦地争吵声:“让风舞雩惯例拜师,除非断了我玉权子的天权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