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專家熱議女童遭碾壓事件

发布时间:2019-11-09 01:50:43

专家热议女童遭碾压事件

小悦悦离开我们,已经三天了因她的死引发的讨论和思考,仍在继续

父母怎能那样大意?18路人何至如此冷漠?我们应该怎样看待拾荒阿婆的救人之举?世道人心真的沦落了吗?这个社会到底得了什么病?这名两岁女童的死,以一种触目惊心的方式,拷问着每个国人的灵魂

或许,我们可以换个视角考虑问题,将小悦悦父母18路人和拾荒阿婆都替换成我们,然后扪心自问:我,能否比他们做得更好?我们,能否为推动这个社会向真、向善、向美做些什么?

本报采访各领域知名专家十余人,现将他们最有价值的思考以专题讨论的形式呈现于此,以期推动这场讨论走向纵深

【焦点1】

是否应该立法惩治见死不救?

法律逼不出道德也逼不出善

京华时报:小悦悦事件发生后,出现了立法惩罚见死不救的声音,你对此是否赞成?

迟夙生:我不赞同通过立法来强制见死不救,这不符合我们国家的国情这个还是要从道德层面上来解决如果通过在刑法里强硬立个罪,我觉得对公民太不公平了贪官污吏那么多都解决不了,能逼着老百姓在这个事情上给定个罪么?

陈光中:见死不救是社会道德问题,采取法律的强制手段是要非常慎重的法律的强制手段,不是一个万灵的膏药,这个社会不能什么事情都通过国家的强制力量来治理,这未免太依靠法律了而且即便立法规定了,道德跟不上来,也会导致有人一看到别人受伤,为了不被追究,就跑掉了这样不解决问题

阮齐林:从法理上讲,见死不救只是道德问题,不是法律问题法律不能惩罚人不做出一定的行为,对见死不救者不能追究任何的法律如果进行立法追究,会使我们每个人的负担很重,也可能导致一些人看到这种情况就躲避,这样立法也是没有效果的另外,对于路人从道德上谴责也要注意分寸有些人是事后诸葛亮对于当事者,他们当时不一定对现场情况了解得那么清楚可能有的人既不了解其中的来龙去脉,自己又有很重要的事情,于是匆匆而过,这有可理解的成分不要一味地指责路人冷血,在道德上做负面评价,付诸法律更加不妥

邵建:见死不救不是法律问题,而是一个道德问题,对于道德的问题千万不能立法法律的存在,只是禁止你做什么,而不是强迫你做什么见死不救这一行为固然不善,但不是恶这时法律如果出动,不仅是逼人为善,而且直接侵害一个人可以不为善的权利法律作为人的行为的外在规范,逼不出道德也逼不出善道德是心性问题,必须发乎其内以为通过惩罚见死不救之类的立法就可以引发见义勇为,就可以改善我们的道德,这是一种法律迷信它会导致国人更加恐惧,以为做好事的成本更高了,更会想尽各种办法来逃避这类法律结果使立法得不到落实,社会的道德状况也更加下坠总之,道德问题的归道德、法律问题的归法律,道德的病不能靠法律医,立法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朱永平:小悦悦事件发生后,我明确提出应该立法惩罚见死不救者,我认为现在立法时机已经成熟目前,我们国家的道德滑坡严重,特别是受一些司法案例影响,讹诈救助者、诬陷好人的情况让社会风气变得很坏从南京彭宇案再到小悦悦事件,越来越多的类似案例说明,需要通过法律进行道德指引,而案例也往往是推动法律产生的动力比如醉酒驾驶造成群死群伤的案例,最终推动了危险驾驶罪的制定

京华时报:如何进行立法设计?

朱永平:我主张把两种行为纳入法律去调整,但不是纳入刑法,而是纳入《治安管理处罚法》一种行为是见危不救或者叫怠于救助怠于救助应定义为轻微的违法行为,我国的治安管理处罚法正是调整人们的轻微违法行为的一部法律我们要设定,非职务的特定人群,对处于危险状况的人,要有通知、保护现场和实施一定救助的义务如果不履行这三项义务,证据确凿,就可以进行一定处罚,最高拘留15天,还可以进行警告或罚款第二种是对诬陷、讹诈救助者的行为,我认为也可以纳入《治安管理处罚法》去调整现在,诬陷、讹诈救助者的行为在我们社会已经造成了极坏影响,但却没有法律去调整因此,我主张,既要惩罚见危不救或者怠于救助的人,又要惩罚诬陷、讹诈救助者的人

京华时报:多数人反对对见死不救进行立法惩罚,认为这是道德问题,不是法律问题,立法强制可能引发公众为逃避处罚而故意远离事故现场

朱永平:任何法律制定之后,都会有人想去规避我们不能片面理解法律和道德的关系,很多事情都是把道德的东西上升为法律的另外,我们人人都可能处在需要被救助的状况,不能等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才知道路人冷漠的可怕,才知道立法的重要性,我们应该设身处地考虑这个问题

京华时报:作为关系心理学家,你也是赞同对见死不救进行立法的,你的理由是什么?

胡慎之:人类所有行为的动机只有两个,一个是趋利,一个是避害对于助人的动机,本来我们是要趋利,比如会让我们心安而当我们感觉不安全的时候,人类的动机就是避害为主,为了自保,我们就会选择不去助人我们现在的环境,人与人之间是一个不安全不信任的关系,太多关于救人者反被冤枉的案例,让我们对做好事有担心,小悦悦事件已经说明这一点而如果立法规定见死不救要受到处罚,人们就会重新思考趋利避害,假如我救助了,我还能得到良心的安定;假如我不救助,可能会受到处罚因此,法律可以更好地规范人的行为,让人们对需要帮助者进行施救

京华时报:可能也会有人为了避害,跑得远远的

胡慎之:就算他跑掉了,他的心里还是会有很强烈的罪恶感,这会规范他的行为,下次再碰到这样的事情,他可能就不跑了这是道德约束和法律约束的区别,法律会让人有罪恶感,而道德只会让人产生愧疚感相比之下,罪恶感是很难消除的,而愧疚感会被一些合理化的东西消除比如小悦悦事件,有路人会想,自己没救,别人也没救,他的内心谴责就会小很多,这在心理学上叫做旁观者效应

京华时报:有人提出,见死不救毕竟不恶,如果立法会直接侵害一个人可以不为善的权利

胡慎之:我们不要把它称之为善和恶的问题,这应该是我们每个人的作为公民,我们都有去维护这个社会的生存环境

吃什么可以缓解拉稀
腹泻可以用远大医药立可安吗
怎样可以快速止泻止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