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神魔供应商 第三百九十二章:你这职业走的有多歪(第二更)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3:17

神魔供应商 第三百九十二章:你这职业走的有多歪(第二更)

再次来到大恐怖之地,王明明果断摆脱人群,轻车熟路地来到断桥前。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这次,王明明踏上断桥,摆好电视,就开始摇头晃脑念诗词了。

宫装女子再次出现了,这次,双目喷火地看着王明明:“王晓晓,你还敢来此。”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王明明果断将当初胖子唱给黄若嫣的词搬过来了。

宫装女子更怒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敢调-戏我?一次也就罢了,你还敢来第二次?

王明明看着宫装女子,轻叹道:“我向往快意恩仇,纵横天下的生活,对此,特意作了一首诗。”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王明明表示,场主给的,李白不会说什么,随便念!

宫装女子目光更冷了,她可不管王明明什么诗人,好想杀了他,可惜出不去!

我就喜欢,你这气得要死,却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王明明心中想道,继续念诗词。

宫装女子冷冷地看了眼王明明,转身离开,干又干不掉,还是离开,眼不见心不烦。

“别走。”王明明连忙叫道。

宫装女子顿住身子,阴冷地看着他:“你还想做什么?灵药?我告诉你,不可能!”

那灵药都是她辛辛苦苦种植的,门口那株,完全是意外长出来的,昨天手里捏的,本来想自己用的,谁知道,这坑货王明明,抓了就跑。

王明明轻叹一声,在门口坐了下来,从怀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透明瓶子,里面有一颗丹药,泛着浓郁光芒。

“给你的。”王明明将瓶子推进阁楼。

“给我?”宫装女子愣了。

“对。”王明明点头,一脸歉意地道:“实在抱歉,昨日拿你两株帝品灵药,也是我职业病,见到高级灵药,就忍不住激动。”

职业病?

你特么作为一个诗人

,职业病是喜欢灵药?你确定不是在逗我?

宫装女子已经无法理解王明明的大脑了,你这职业走的是有多歪?

“不要疑惑,本人还有一个职业,炼丹师!”王明明傲然说道,一指那个瓶子:“你自己看,就是用你那两株灵药,配合本人收集的药材,炼制出的天地丹,可感悟规则。”

“感悟规则?”宫装女子看着进入阁楼的药瓶,一探手,药瓶瞬间飞入手中,冷冷地看了眼王明明,转身离开。

“怎么跑了?难道还怕我下毒?”王明明疑惑,关了电视,现在人都走了,也不用录了。

宫殿内,女子看着药瓶,打开瓶盖,顿时,一股药香浓郁,冷笑道:“我倒要看看,如何感悟规则,至于毒药?你还不知道本帝是什么修为,区区毒药,能对本帝有用?”

说完,直接服下丹药,开始炼化药力,体悟这颗丹药的神奇。

“她肯定是去炼化丹药了,要不,进去偷几株就跑?”王明明心中思索,但还是放弃了。

谁知道那颗丹药,对方要炼化多久,若是一瞬间就炼化了,他进去就是送死。

不到片刻时间,一道光芒闪过,宫装女子再次出现了,这让王明明庆幸不已,还好自己没作死。

“那什么天地丹,是你炼制出来的?”宫装女子冷冷地看着他。

王明明连忙摇头:“我虽然是炼丹师,但还没那个本事,炼制出天地丹,这是炼丹之神的使者,也就是我师父,炼制出来的。”

“炼丹之神?”宫装女子一愣,旋即讥笑道:“什么人,竟敢自称神,真是狂妄的无法无天。”

王明明翻开诸神创世录,鄙夷地看了眼宫装女子:“你不知道很正常,毕竟,对于你这种低阶,又住在这深山老林的武者来说,神对你太遥远。”

低阶?住在深山老林?

这嘴怎么就这么毒?你知道我是什么修为么?你一个小小的长生武者,敢在我面前放肆?

还有,你手上那本书,诸神创世录?这是什么玩意?

“宇宙苍茫,星空浩瀚,一片死寂,诸神有感,以无穷神力,开天辟地,创下真虚界……”

宇宙苍茫,星空浩瀚?

这小子怎么知道,外界星空?宫装女子疑惑了,继续听下去。

“可笑,真虚界是诸神创造的?”女子讥笑一声,不屑道:“你这话传出去,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

王明明没理她,继续道:“女娲娘娘,感世界空旷,于是捏土造人,妖神创造妖族,玉皇大帝看万物艰难,灵智不显,遂教化万民,传下至高功法。”

“闭嘴,一片胡言。”宫装女子怒道:“乱七八糟,歪曲历史。”

“那你说,天地间第一个人,第一个妖是怎么来的?”王明明反问道。

宫装女子一滞,我怎么知道怎么来的,又不是我创造的!

“算了,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了,我们听听歌吧。”王明明看着电视,在宫装女子疑惑的目光下,打开电视,琴曦和小云儿的出现,一脸忧伤地道:“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希望你也喜欢。”

“当风雪雕刻了我的碑,你才能懂我为了谁,离乱的目光所及的闪回、似箭已离弦难追……我用生命当筹码,赌天下爱情的真假……”

宫装女子愣了,看着王明明一脸忧伤,不由陷入过往回忆。

“我用生命当筹码,赌天下爱情的真假……生命,爱情,真假!”宫装女子惊艳的面容扭曲,目光泛着森森寒意:“是啊,真假,真的很假!”

这位大帝,当初不就是被甩了吧?

王明明心头一喜,这就是场主说的痛点了?那么该用哪首诗词?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

“够了!”宫装女子断然喝道,打断了王明明的装比。

王明明吓了一跳,戳人痛点,会让人这么愤怒?场主,你这教的什么方法,她会不会冲出来干掉我?

宫装女子看着王明明,没有说话,沉默无声。

王明明叹息一声,脸上忧伤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脸冰冷:“愿天下有情人,不成其好!”

好吧,我本来想说,愿天下有情人都是兄妹,但这句显然更应景。

“你……”宫装女子怒视着他,但一时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评价
华西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的评价
华西第二医院专家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患者评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