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原血神座 第九十五章 霸王硬上弓(下)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0:31

原血神座 第九十五章 霸王硬上弓(下)

“放开我,死流氓,臭流氓!”顾轻萝拼命拍打着苏沉。

她是原兽血脉,觉醒之后实力强悍,就算苏沉也不是对手。偏偏被苏沉一抱,就全身酥软,硬是无力拒绝。

苏沉直抱着她进入到一处山林内,堆起一堆乱石,又插上几根稻草作香,点燃后对天道:“苍天在上,从今日起,我苏沉便与顾轻萝结为夫妻,海枯石烂永不变心……”

他本来还想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生生世世永不分离等这些话,但一想到顾轻萝很快就要离开自己,能多要一天时间都是迎龙使开恩,这话便说不出口,所以想了想便道:

“一拜天地。”

抓着顾轻萝便要往下拜。

顾轻萝把头一甩:“你走开!我不要和你成亲!”

苏沉抱着她:“轻萝,我承认我错了,但你真的愿意就此离开我,永不相见吗?”

顾轻萝想说我愿意,她嘴一张,苏沉的嘴已经凑了上来,一下吻住她,顾轻萝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苏沉吻得很不温柔,带了些许暴力与强迫,偏偏顾轻萝本就不是个强硬的人。她的强硬因诸仙瑶而起,却偏偏强不过苏沉,被他的一抱一吻弄得浑身酥麻,反抗无力。

苏沉已搂着她弯下腰去,算是一拜天地。

由于没有高堂在,所以苏沉也不说二拜高堂了,直接拉着顾轻萝对着不远处的唐立峰又拜了一拜。

唐立峰来带人的,却无端端做了见证人,现在又替代了父母高堂的职责,心中亦是一阵无语。

二拜之后就是三拜。

也不知怎的,顾轻萝又回过神来,喊道:“我不要和你拜!”

说着一指点向苏沉。

却是出了手。

苏沉肩头一沉,躲过这一指,下一刻顾轻萝已是一掌打来。两人挨得极近,苏沉闪避不及,竟是被一掌打中,当场吐了口血,就这么软绵绵倒了下去。

这可把顾轻萝吓个不轻,她深知自己这一掌之威,虽然未尽全力,却也不是别人随便能抵挡的。自己含怒出手,苏沉受了个十成十,不死都是幸事。

苏沉没事的时候,她恨得牙痒痒,现在苏沉受伤,她便又立时心疼起来,抱住苏沉道:“苏沉,苏沉,你怎么样了?”

苏沉抓着顾轻萝的手,艰难吐声:“夫妻……对拜。”

受了伤竟然还想着与自己拜堂,顾轻萝被他弄得又气又笑又想哭。

但苏沉死死抓着顾轻萝不放,看这样子不拜堂竟然不行。顾轻萝只能由着他按着自己,夫妻对拜。

艰难完成这个动作,苏沉的人也软了下来。

现在换顾轻萝抱住他,看得直流眼泪。

苏沉却依然在笑:“现在,你是我妻子了。你看,就算老天爷拦不住我们的,命运也是阻碍不得的。”

顾轻萝便转过头去不理他,看样子还有许多不服气。

苏沉想了想,恍然大悟:“是了,还差洞房。没有洞房的成亲,怎么能算成亲呢?”

顾轻萝大羞,推了他一把:“你说什么呢。”

苏沉却对唐立峰一笑。

他没说什么,唐立峰却已明白,笑道:“好好珍惜,我最多给你们一晚时间,明日再来。”

说着已自走了。

他一走,苏沉对顾轻萝邪笑道:“就剩我们了。”

说着已抱起顾轻萝向不远处一个山洞走去。

顾轻萝大羞,拼命的推苏沉:“喂,不要啊!”

只是小绵羊如何抵抗得了大灰狼,苏沉已将顾轻萝抱入洞中,将她放在地上,开始褪她衣衫。

顾轻萝羞愤正要再出手,却见苏沉轻咳一声,又是一口血从空中喷出。

“苏沉,你……”她心慌不已:“你受伤太重,还是先好好治伤吧,这事不急。”

“没关系,我下面没受伤。”苏沉回答。

这话羞得顾轻萝身子又是一软,羞愤欲死,却见苏沉已褪去她外衫,露出白花花的胳膊和一大片胸脯肉,晃得人眼晕。

顾轻萝仿佛将遭强、暴的女子,哀鸣低呼:“不要啊!”

却只越发唤起苏沉体内兽性。

他快速脱掉自己的衣服,就在要脱下一件时,顾轻萝却眼神一亮道:“盐瑚纱衣?”

苏沉心中一跳,暗叫不妙。

果然顾轻萝的脸已经沉了下来:“你的伤没那么重,对吗?”

顾轻萝本就出手克制,再加上有盐瑚纱衣在,绝不可能伤苏沉到刚才那般。

苏沉啪的一掌打在自己胸口,清晰的骨裂声传来。

“你干什么?”顾轻萝吓得尖叫起来。

“现在有了。”苏沉回答。

顾轻萝愕然:“你何必这样?”

“为了你,就连死的准备都已做好,这点伤又算什么?只要你愿意,怎么都行。”苏沉回答。

这话语再次让顾轻萝迷醉。

苏沉轻轻按倒她,忍着胸口的痛,轻剥顾轻萝衣衫,一不小心触动伤口,苏沉便是眼前一黑。

但他硬生生忍住,忍住伤口的痛,忍住口中的血,也要对顾轻萝下手,性、事急迫到如此地步,也算旷古罕见。

然,偏偏就对顾轻萝有效。

她不愿苏沉再受伤害,偏苏沉的每一个动作又都在挑起她的情欲,让顾轻萝眼前晕晕乎乎,如在云中。

一件又一件衣衫就这样被剥落,每一次抵抗换来的都是更加猛烈的进攻。

最后的亵衣被扯下,露出满眼美好。

顾轻萝的意志彻底沉沦,沉迷在苏沉的火热中,仅存的一丝清醒还在喊着:“不要!”

换来的却只是苏沉那奋力的一刺。

轻微的疼痛让顾轻萝的心肝儿陡地一颤,整个人便在这勇猛一刺中得到升华,进入到更高的层次。

她的眼神开始迷离,目光涣散,整个人昏昏然不知他物。

就这样迷离着。

就这样堕落着。

也罢,也罢,一切就这样吧。

无论命运怎样阻止,我都已成了他的妻子。

她这样想着,承受着来自苏沉的冲击。

风暴过后,云收雨歇。

在释放自己最后的精华后,苏沉气喘吁吁的趴在顾轻萝身上。

顾轻萝睁着一对大眼看头顶,象是在发呆。

苏沉好奇的问她:“你怎么了?”

顾轻萝紧咬牙关,吐出几个字:“臭流氓!”

南岔林业局职工医院怎么样
惠州市第二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河北治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洛阳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雅安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